折柳君

是粮都吃,热爱妖魔鬼怪,立志以脑洞吞山河。
别怕,我是正经人。
骗你的。

红绿灯[十五]

入冬已近一个月了。

梅尧臣的案情基本查明,至少是表面上。原因是小汽车突然故障刹车失灵,撞完梅尧臣之后继续冲上了花坛才停下。

警方也尝试过从三位肇事者身上下手,最终却一无所获。

那次之后,范仲淹和梅尧臣的葬礼,活着的人都去参加了,包括尹洙的儿子尹朴。

文彦博等人提着的心思从未放下过,但欧阳修和韩琦闹过一场就失踪了,他们没有别的路径关心这件事,只好盯着韩琦的一举一动。

文彦博甚至说,如果韩忠彦的死是因为他告诉韩琦他们怀疑他而发生的,那么韩琦就是个表里如一的人渣。

对此韩琦一改往日的凌厉作风,不发一语。他的工作照常,生活照常,除了比以前更沉默了一些再无变化。

某次韩琦的妻子崔小仙和富弼的妻子晏琚在超市里遇见了,两位小聊了一会。崔小仙说,韩琦除了有几次吃饭拿碗多拿了第三个之外,没有更多表现,她也有些不爽于韩琦的没心没肺。

面子上,三起事故都已经有完备的手续,基本上算是结案了。

富弼有时候乘公交车会路过最初事发的路口,那里的交通没有丝毫改善,日子一天天逼近年尾,只有更乱。无奈他是学医而不是学城建的,最多附和几句邵雍的调侃。

“现在的交通局规划局啊……唉真是。”邵雍一如既往地闲着就开始吐槽,“哎彦国,你说那些学城建的是不是只会画图和神吹啊?”

“我怎么知道。”

“对了,今天小雪。”

“嗯。”

邵雍刚准备说富弼不会聊天,整个车身猛地一震差点没把他震趴下。

惊恐的呼救声几乎在同一时间响起。

邵雍的第一反应居然是想在任何能有人的地方寻找是不是有欧阳修的身影。

然后他听见富弼的声音,在混乱噪杂中略显模糊,“出事了,下车。”

接到文彦博电话的时候,韩琦正在欧阳修住的那栋楼的楼道里,他刚从屋子里搜了一遍出来,虽然这间屋子一看就知道没人住了。

“这次的事情比较大。”文彦博的语气已经不再那么淡然带调笑,“死亡人数是十七,他们和车一起烧透了,彦国算其中之一。”

邵雍成功逃离,富弼没有,但他换了好几个孩子的生命。

其实这三个人都清楚,只要他还是那个富弼,他活着离开的可能就是不大的。

文彦博说完这些,接着问道:“韩稚圭,告诉我你现在怎么想的?”

“我在永叔家里。”韩琦拿着手机语速缓慢,“我……”

结果他连对不起都憋不出来一个。

这回是文彦博主动挂了电话。韩琦看着手机屏幕有点发愣,他的常用联系人里的某个部分已经再也联系不上了。

楼道里的感应灯到时间熄灭了,韩琦用力咳了一声让它们重新亮起来,结果下一秒他发现他所处楼层的上一层的感应灯又灭了,接着轮到他那一层。

韩琦随即反应过来,全速冲下楼,在他身后感应灯接连熄灭,他一路跑到自己的车子门前,发现天上已是繁星点点,稀稀拉拉分布的路灯闪着光奄奄一息。

他回头什么都没看见,却发现,现在不需要镜子,那种周边事物的扭曲感直接出现。

“欧阳永叔。”韩琦唤了一声,然而无人回应。

韩琦收回了准备拉开车门的手,他想起如果他开车上路,才真是傻。

站在那平复了好一会,也鬼影都没见到一个。

“没有车祸,你是不是杀不了人?”韩琦用和人聊天的音量对空气说道,边说着边往回走,他打算回那栋楼里去。





bot.小晏的名字嗯没动就这个,小崔的我就爱小仙这个名字不服你打我呀x

评论(6)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