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柳君

是粮都吃,热爱妖魔鬼怪,立志以脑洞吞山河。
别怕,我是正经人。
骗你的。

红绿灯[十三]

听筒里的忙音结束之后又过了很久,欧阳修才放下手机,脸上的表情复杂得很有趣。

高楼的空间为了防风是尽量封闭的,而此时这种封闭格外明显,韩琦把剩下三个虾球吃完,慢条斯理地收拾桌子,自始至终一句话不说。

偶尔看向欧阳修,留给他的眼神和表情里都是空无一物。

欧阳修几次想说话,都找不到合适的时间点切入,最终他把手机揣回上衣口袋里,像抢了财宝的强盗似的拍拍自己的两边口袋,让这个沉默的空间里终于有了不那么沉闷的声响。

韩琦依旧不看他,在桌前坐下摊开一份文件,仿佛这只有他一个人。

“想走了?”

等韩琦终于肯开口的时候,欧阳修已经开门并一只脚跨出去了,“不行吗?你还想扣留我到什么时候?”

韩琦抬头似笑非笑地盯着他:“永叔,梅圣俞已经查明死亡了。”

欧阳修站在门前接不了话。

“别这个表情,我一直替你辩护不是因为你毫无破绽……”

“那是因为什么?你看我刚才好大一个破绽,你终于不能视而不见了?”欧阳修低下头,用很弱的声音说着并不友好的话。

从第一场车祸到最近一场,最没有理由和不在场证明最完美的就是欧阳修。

“因为我不想怀疑你。”

如果不是玻璃门的话,搞不好整层楼都能听到摔门的震天响。

韩琦对着欧阳修离开的方向看了好一会,叹了口气,边拿起杯子喝了半杯水,边把免提关了,屏幕显示的是文彦博的名字。

“啧啧啧稚圭,你真说得出口……”

“怎么了,这话还是你策划的。”

“你当年追小崔的时候这么恶心过吗?”

韩琦都能想象出文彦博一脸鬼笑的样子,“没有。满意了?”

“这就是你合作的诚意啊。”那边传来文彦博的长叹声,“尧夫让我顺便问一下,你相信有鬼吗?”

“……什么意思。”

“你看看这去的都是什么人,你能想出永叔要害死他们的理由吗?”

“我不相信。”

“还有。”文彦博顿了顿,语气比之前严肃了些,“我们也怀疑你。”

除去梅尧臣的死,欧阳修被怀疑的理由对韩琦也一样适用,甚至更值得怀疑。

韩琦没说话,等文彦博的下文。

“既然合作,希望配合。”

评论(5)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