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柳君

是粮都吃,热爱妖魔鬼怪,立志以脑洞吞山河。
别怕,我是正经人。
骗你的。

红绿灯[七]

带着剑拔弩张气息的僵死的片刻寂静之后,文彦博的语气和表情都缓了下来,“那好吧,稚圭和永叔,我们暂时不提这些,你们要不要去看看……”

“嗯。”

范仲淹又拽住欧阳修,“这次车祸……比较彻底,你什么都不要动,安静些,别吵着他。”

欧阳修点点头,用力揉揉眼睛,任韩琦拉着走了。

依范仲淹所嘱,他们俩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做,韩琦担心欧阳修这样哭会不会把自己给憋死,正要开口劝几句,谁知刚改变表情,他就知道他自己也哭了,只好长叹一声。

但他心里清楚这绝不仅仅是因为悲伤,文彦博的怀疑有道理,除去怀疑他和欧阳修有问题的部分,剩下的应该和他想得一样。

师鲁死了,就在那个下午他的车也出了故障,要找共同点……就是欧阳修和车祸。

至于文彦博那帮人为什么逼着赶着也要问,大概是因为想趁事态还没有失控赶紧自保。

文彦博和邵雍一声不响地看着他们俩雕像似的站着,二人对视一会,文彦博拿出手机给邵雍看他调出的通话记录。

包括一分钟前他打给梅尧臣的,一共十七个电话,梅尧臣一个都没接。

这就比较尴尬了。

邵雍对着屏幕思考了几秒,给了文彦博一个“这很遗憾”的眼神,然后两手抄在运动衫口袋里,慢悠悠地离开。

文彦博又看了韩琦和欧阳修一眼,收起手机也跟着走了。

包拯接到了文彦博的电话,说他要报案,他觉得这两场车祸都有问题。

电话另一边停顿了好一会,包拯犹豫着才道:“我知道啊,刘沪拒不承认他要负责,他说是尹师鲁自己突然停住的。”

“……突然停住?”

文彦博迅速想到之前高若讷拒不负责,他说的是欧阳修自己冲过去的。

“嗯,你觉得我是傻吗?就算车祸不查,这个路口的交通也是大有问题了。”

“好吧,那你们证实了吗?”文彦博的声音突然变得有些紧张,“到底什么问题?”

“……交通问题是交通局和规划局的事,但我们还是调了录像,然后,宽夫你信不信师鲁会自己在马路中央停下?”

“不信。”

“我也不信,但是……真的。”包拯端起半凉的茶喝了一口,“我在想,其实他看起来更像被拉住的。”

“……啊?”一句话把文彦博砸得也有点晕,“不是,拉住的?死的只有他一个啊。”

又是长长的停顿。

“不管怎样,你先别说出去。行吧?”

“哦。”文彦博答应得心不在焉,“那欧阳永叔呢?”

“先不说了。”

包拯没接话,文彦博听了一会忙音,默默调出通话记录,第二十一个,这是他给梅尧臣打的最后一个电话。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