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柳君

是粮都吃,热爱妖魔鬼怪,立志以脑洞吞山河。
别怕,我是正经人。
骗你的。

红绿灯[三]

再次仔细看了一遍手里的报告单,文彦博对正用“我不爽你啊”的表情看他的欧阳修道:“没什么特别的问题,安安稳稳的就行。”

说真的这有点难度。

在这期间,梅尧臣一直趴在欧阳修旁边企图找准机会抢下他手里的小鱼干,奈何欧阳修抱着袋子就是不撒手。

而韩琦漠然站在窗边看窗外灰蒙蒙的天空和城市,偶尔瞥一眼文彦博或者欧阳修,然后又倚着墙不说话。

红灯看成绿灯本身已经很奇怪了,欧阳修似乎从未考虑过为什么他冲出去的时候车流如常。

色盲?

不,突然变成色盲是什么鬼。

即使说因为欧阳修是近视眼……也不太可能,颜色总是能看清的,实在不行那么多车总不至于视而不见。

是啊,看不见吗?

包括事发后开车的司机高若讷一直强调他没有违反规则,是欧阳修自己神经病一样冲到他车子前的。

然而欧阳修这边就是一口咬定他看见的是绿灯,因为欧阳修不提打官司,梅尧臣说话不算数,现在这事还被韩琦压着。但是压着终归只是压着而已。

韩琦百分之九十可以确定,是欧阳修看错或者他本身的什么问题,怪不到交通局或者其他什么乱七八糟的相关部门那里去,官司真打起来,调出监控铁证如山,这个台阶就不好下了。幸好欧阳修似乎已经忘了这事,反正他也没出什么钱,都是韩琦自掏腰包给他办好了。

他还能理所当然地在医院里继续风花雪月。

正想着,文彦博走过来,见韩琦眼神一动才停步微微一笑。

“什么?”韩琦保持倚墙的姿势。

“我以为你突然对环境污染感兴趣了。”

懒得接话,韩琦的表情说不上冷漠也不算热情。

文彦博用笔挠了挠太阳穴,扣在垫纸的板子上扣好交给身旁的实习医生,“怎么,突然觉得钱花多了?”

“没有啊。宽夫,有事就说。”

“借一步可以吗?”

韩琦看了欧阳修一眼,对方对上他的视线后开口就喊:“让这个医生赶紧走嘛!”

方才进门时的冷笑再一次爬过文彦博的嘴角。

韩琦轻叹一声,“走吧。”

吩咐完实习医生剩下的事务,文彦博和韩琦面对面站在了走廊尽头的窗边。

“你的能不能温柔一点?老同学了不能给个面子?”

“不能。”

“……好吧。”文彦博换了一种笑,是那种医生面对病患的,官方式的温暖微笑,“你看起来不是很好。”

韩琦对这话没做出任何多余回应,“是吗,我一直都挺忙也挺累的。”

文彦博突然一步上前抬手捂住了韩琦的额头,韩琦愣了半秒之后迅速抓住他的手腕用力推开。

“你发烧呢。”

“……低烧而已。”

“看起来有一段时间了。”文彦博略有些心疼地揉揉自己的手腕,“你跟我动手的力道轻得像个女学生一样。怎样,持续低烧忍着也不好受吧?”

“还行。”

“跟你说话怎么那么累啊?有病要治明白不?”

“我还有事。”

言罢,韩琦也不管文彦博跟不跟上来,转身就走。


→_→……我知道我这个郎拉得有病[手动再见]

评论(5)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