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柳君

是粮都吃,热爱妖魔鬼怪,立志以脑洞吞山河。
别怕,我是正经人。
骗你的。

从一则小笔记瞎几把扯一份韩富的故事

同上一份一样,事先声明!高亮!

Lo主工科生,翻译错了就……就请严厉批评

这是瞎几把扯

真的是瞎几把扯


那么,上笔记。


有仇生者,少与富郑公善,后以失欢,游于韩公之门。未几,韩、富不协,迁怒仇,谓背有所短也。及魏公卒,富公至不往吊,且欲甘心于仇。或谓仇,须面诣谢,仇曰:“刺骨之恨,岂送面可消。但富公正人,韩公君子,短正人于君子之前,能不入于妒妇之条乎?”富公闻之释然。——枫窗小牍


首先,这个故事八成是假的


问题从翻译开始。


有一个姓仇(注意这个姓氏,看完这篇之前记住一下。)的人,年轻时与富郑公交好,后来因为关系变差,去投奔了韩公。没过多久,韩富不和谐了,(这个主语我们先空着,记住这里有一个空)迁怒于仇生,说他在背后说人坏话。等到魏公(和之前韩公是一个人也就是韩稚圭)去世,富公不去吊唁,并且想从仇生这里做一个了结(原谅我的水平,就这个意思,百度说的我一个都没有对上)。富公曾经(应该是韩富分手时候)对仇生说,必须要(谁?再次缺主语)当面道歉,仇生说:“刺骨之恨,哪是见面就能消除的。但是,富公是正人,韩公是君子(哦是吗,韩稚圭是君子啊?那你可不是很棒棒????),在君子面前说正人的坏话,这不是妒妇吗?”富公听了这话就释然了。(这个释然,很突然,我能理解为彦国有点傻吗……)


好的,其实这个野生翻译可以不看的,先不论真假,从这个小笔记里,能提炼出以下的信息:

1、韩富分手的过程其实比我所知的那几件破事要多一些其他原因。

2、迁怒于仇生的应该是彦国

3、彦国希望稚圭当面去给他道歉

4、彦国觉得稚圭搞他是因为仇生说了他坏话

5、稚圭始终没有当面道歉的意思


现在回到关于真假的问题。

1、仇生这个人的存在。

这个人的存在就比较……的。他哪来那么大能耐,先是让彦国觉得他挑拨离间,后以一个根本未曾了解到官场实情的身份,让彦国释然?如果他真的发挥了这么鬼畜的作用,为什么其他地方没有关于这个人的记载?你说韩富之间夹了个永叔都很可信,这个仇生哪冒出来的?韩富在彦国丁忧之前一直都一起上班,以彦国和稚圭的性格以及交集程度,真的有容得下这个人瞎说话的地方?

而且他的身份很奇怪,多大面子,得“甘心于仇”。杜撰这么个人,用这个姓氏,怕是意有所指。


2、韩富分手的理由

这个说坏话理由。我并未看出来彦国这是在释然什么,仇生没有说他坏话?韩富分手不是因为仇生搞事情?还是,释然他希望“甘心于仇”的BE。

韩富分手的最大暴击是撤帘,这事就是韩欧在搞事情,怎么看都是稚圭单方面渣了彦国,这和“有所短”有什么关系?因为我听了别人说你坏话所以我要渣了你?撤帘后,稚圭给彦国解释,“我不通知你是因为有风险,不想扯上你。”翻译一下就就是,“这事成了好处特别大,我不想带上你。”

加之之前那些我们都知道了的就不提了的韩富的矛盾,才导致了翻车。


3、当面道歉和没有见面

这就是重点了。我觉得可以理解为这不是空穴来风,作者随便就瞎编了个彦国的愿望。

后人以彦国的不吊唁为韩富之间的遗憾,为彦国君子一生的污点。旁人看尚是如此,如果稚圭真的登门道歉,彦国就算心里有坎过不去,也不会做绝到彻底断交。

这个登门道歉的行为对韩富二人的影响?

对彦国是好。

对稚圭,他没有这么做,他没有再去过洛阳。


结论就是,韩富后期本来还是有回转的余地,只要你当面道歉,只要你肯低头,然而……都没有。


虫捉了一只,于是更正。 @洛水清波 

谢谢捉虫


*或翻译为“有人”,那么重新翻译一下就是:

有人(在魏公去世之后)曾对仇生说,你必须当面和富公道歉仇生说:“刺骨之恨,哪是见面道歉就能消除的。但是,富公是正人,韩公是君子,在君子面前说正人的坏话,这不是妒妇吗?”富公听了这话就释然了。

UMMM……你到底在释然什么啊……释然“不是因为有人说我坏话导致了这个结果”?说个坏话,刺骨之恨了就……大概是让挑拨离间的刺骨之恨吧。嗯,天真的彦国还觉得稚圭是个好孩子只不过学坏了。

这我就要开始脑补,彦国内心,“你怎么能被别人挑拨呢,你怎么能听别人说我坏话呢,你怎么能学坏呢???”

冷漠.jpg



感谢看到这里的小天使们,这大概就是个……ummmm八月给韩欧两个人生贺的预热。

如果有要捉虫的(好吧我知道有一堆虫)的,一定要毫不客气捉出来,谢谢!


评论(12)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