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柳君

是粮都吃,热爱妖魔鬼怪,立志以脑洞吞山河。
别怕,我是正经人。
骗你的。

北宋五阎罗X你[速产脑洞]

作为地府的一只鬼,你的确是“鬼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些故事。

寇准

三殿阎罗寇准,刚开始你不太习惯听他说话的,很简单,因为听不懂。

“嗯那个……”你看着他那一脸嫌弃犹豫着开口,“要不把鬼差都换成你的老乡吧?”

“什么?”寇阎罗扫了一眼殿下的鬼差们,“换成我的老乡?”

你想起这样似乎就搞起了朋党,不太好,连忙摆摆手表示什么都没说过。

“那就这么办。”说着他就拿了一张新纸开始起草申请换下属的公文。

“诶?这样他们会说你……党同伐……”

可惜他一点都不想理你,第二天你把公文递还给寇准,面露同情之色,鬼帝重重批下的“不准”二字极其惹眼。

寇准把纸张揉成一团塞到你怀里,眉梢一挑依然不屑,“看到了吧?你当我傻不知道这么干?”

……说得好像那张纸上不是他写的东西一样。

不过说起来……刚才他那句话,似乎是为了说得标准一些让你听懂,速度放慢了很多。

范仲淹

“鬼又不用吃饭。”

四殿阎罗范仲淹已经无数次用这个理由拒绝了你让他歇会用餐的提议。

“你不会饿吗不会累吗?”你终于忍不住问。

这时一个看上去面目狰狞却憔悴的鬼魂押到了你俩的面前,范阎罗看看你又看看鬼差和鬼魂,复又提笔继续他的判决。

你看他满脸认真,叹口气选择不再打扰。

可能这只鬼真的不用吃饭不用睡觉吧。

步出阎罗殿走在下山的路上,身后突然有鬼差追上来给你一张小纸条,上面的字像豆子一样小。

“下班之后去冥河边吃烤鱼?”

小豆子字还蛮可爱的。

包拯

第五殿阎罗包拯几乎不笑。

听他判罪经常吓得你不敢出声。

“我若是不铁着脸,他们会觉得可以商量。”

什么?这是什么道理?

“罪就是罪,法就是法,没什么好商量。”

你眨眨眼,“那我们商量商量,你笑一个我看看呗?”

看起来白皙甚至有些瘦弱的包阎罗愣了片刻,依旧铁着脸,“想看笑找文宽夫去。”

说真的,你真的没懂他这几句话之间的联系在哪里。

“脸不会僵吗……”

“黄河会清。”包拯忽然又说,“阎罗昭善恶,平冤屈,等到黄河清的那一天,我肯定笑给你看。”

蔡襄

据说六殿阎罗的胡子有六万根。

“是不是真的啊?”

蔡阎罗闻言笑眯眯看着你:“要不要你数一数?”

于是你蹲在他旁边一本正经地开始数。

一,二,三……他突然晃了晃脑袋,你才数到三十六的胡子从你手里脱了出去,你忍不住面露不快神色。

“别动啊!”

“我写字呢!”蔡阎罗毫不客气,“你数胡子痒得我这一撇都歪了!”

你站起来拍拍手,“好吧,我不数了,你直接告诉我有多少吧?”

“不行,你先给我道这一撇的歉——哎,我不要你口头道歉。”

你翻个白眼,感叹这家伙一点都不像个官儿。

“我要荔枝。”

你气呼呼应了一声转身就走,还听他在身后补了一句:“要欧阳永叔家的!”

谁选他当的阎罗……真是。

韩琦

七殿阎罗韩琦的殿上似乎总比其他的冷那么一点,也许是因为他这一殿在最高那座山的山顶。

他虽然笑比包拯多那么一丢丢,但话很少,而且对于啰嗦求饶的鬼魂,他下笔似刀锋一转,判得特别重。

不过他工作起来还是一丝不苟的。

“韩阎罗……这里你为什么要这么判啊?”

他不说话,懒得理你。

“不是,怎么就下热恼地狱了?”

他不说话,甚至还像看智障一样看了你一眼。

“韩……”

“出去。”

五天后,你收到一本书,厚厚的写的是十殿阎罗判决鬼魂的标准。

翻开一看,第七殿那部分密密麻麻全是红色的批注,颜筋柳骨,谜之娟秀。

“阎罗写这玩意的时候……”鬼差小心翼翼缩着头给你讲悄悄话,欲言又止。

“怎,怎么了?”

“一直在骂你是傻逼。”

……哦。

评论(9)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