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柳君

是粮都吃,热爱妖魔鬼怪,立志以脑洞吞山河。
别怕,我是正经人。
骗你的。

假如给我三份梦境[一]

今年打算专攻地府系列,先试个水。

楔子

某位阎罗的文书用他仿佛鼻子里插了三根葱的声音念出了册子上的名字。

“宋,尹洙,尹师鲁。”

鬼众们互相看着,不消片刻他们便知道这个尹洙是谁了。

那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在鬼众里开了一条道的汉子此刻站在文书身边,正在得意地微笑。

在地府官方突发奇想举行的抽奖活动中,其中一项是给这位汉子抽到了。

人间三日游。

评审席上,包拯悄悄戳了戳范仲淹的手臂:“……这不是你的吗?”

范仲淹笑了笑,微微侧过头答道:“师鲁一直和我念叨,他比我想回去看看。”

“好吧……”

包拯突然觉得他大概参加了假的活动。


尹洙的魂魄于之后的第三天来到了人间,他“中”的这个奖着实丰厚,甚至能光天化日之下行走在街道上,唯一的缺陷就是别人看不见他,连路过的那只黑狗都没看见他。

是的。尹洙走在路上有些愤愤不平,我这不就是狗都不理吗?

尽管能不畏惧阳光,他却被提前告知不能急着去朝廷大殿上看望他的朋友们,那是神气神威,说到底尹洙还是一个阴邪之物。

他只好在街上闲逛,听各类人的碎嘴闲话,大致知道不久前曹太后撤了帘子,官家亲政了,对于这件事,宰相韩琦大功一件,参知政事欧阳修的功劳也不小。

听到韩琦和欧阳修的名字时,尹洙愣了愣,停下脚步确定自己没听错。确定了就是他认识的那两位之后,他突然觉得心里有点空落落。

究竟是说过了好久,你们都身居高位了。

还是说……其实也没过多久,你们还活着。

他记得他死的时候,这两位包括范希文还在地方上做建设。

“哎,听说那富相公这才刚回来没多久呢。”

富相公?富彦国啊。他记得,他见过一个老太太,是富弼的母亲。

“据说啊,他看见韩相公让撤了帘子,官家坐在后面,气得当场就走了,啧啧……”

“这一趟白回……”

“韩相公这次可抓稳了,什么功劳都能说是他的了。”

“那也不一定,你就晓得富相公回头不争。”

“争?也得争得过啊。”

“……哼,富相公也是老臣,怎么就争不过了,再者不是说官家也是仁庙选的么,天经地义,他韩顾命敢真揽立储立帝的光?”

议论纷纷。尹洙仔细听着,把这三位旧友的处境猜了个大概,越猜越忍不住摇头。

富彦国……大抵已经被韩欧二人得罪透了。

之前一路上,尹洙还在想着,昔日挚友差不多地府里都见过了,唯独差这三位,见到了要好好唠一顿,没想他们现在这处境,他怎么好说话?

尹洙走哦不飘累了,找到一家茶坊坐下歇歇,顺便也听听故事。兴许是被人间的烟火味感染了,尹洙居然下意识双指去捏自己的眉间,然后一只手虚空中穿过自己的鼻梁,呆愣当场。

唉。他叹息一声,想去倒茶,再次扑空后,忍不住嗤笑自己傻,有点特权还真以为自己回来了?

有酒香摸索着穿过尹洙那虚幻的身影,他抬头看有人正坐在他对面独自饮酒。

尹洙托腮看了他很久,终于因为觉得手酸而放弃装作托腮的样子。

“哎哎哎,分我点?”尹洙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伸手张开五指在男人面前使劲晃。

男人要么低头倒酒,要么闭眼抬头一个劲灌自己。尹洙觉得很挫败。

突然,仰头喝到一半的人睁眼看向尹洙,吓得他一哆嗦。男人红着双眼,口里含着杯子边沿,说话模糊不清,他盯着尹洙道:“走什么呀!”

“……我在这儿呢……”

“我那日等你到三更,风来可凉了!”

“我好早以前就死了……”

“唉,算了算了。”男人言罢将剩下的一饮而尽,“不稀罕。”

嗬,骂完就扔,还不稀罕?你当我尹洙哑的!

尹洙愤然拍案而起,却只见男人转身漠然离去的背影,杯子没放好,落下地了,脆响听来宛如钟鸣。

好好好,我已经死了,我死了!

你们看不见我看不见我!哼!

评论(6)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