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柳君

是粮都吃,热爱妖魔鬼怪,立志以脑洞吞山河。
别怕,我是正经人。
骗你的。

他不懂你的心,假装好气[记韩富交游韩琦单箭头诗]

我不管韩富最后有没有分手……我不管我就要扒安阳集发糖糖→_→
lo主正版工科生……断句只是为了自己看着方便……那个要是有断错的请各位大大指正[鞠躬]

览资政富公新诗

  贤辅于朝廷,中外唯所用。中则翊万枢,天业日以重,外则泰一方,君治亦云共,公今得淮康,大厦辍隆栋,惠政聊一施,万室絶愁痛,狱讼不复烦,甘脆诚足奉,优游为文章,六义本规讽,长篇灿巨轴,邮驿邈见送,发函捧琼瑰,再拜喜吟诵,髙调既古雅,竒格复豪纵,钧天张广乐,累夕骇俗梦,宛马歴夷途,万里不可控。李杜若复生,屈伏事非恐,况夫浅浅流,固莫测源洞,何时衮衣归,瞻望慰民众,事业追防龙,风烈陋姚宋,曰赓元首歌,间助薫琴防,太平告成功,郊庙形嘉颂,九奏人神和,舞兽而仪凤,休闻狼跋诗,万世发长恸。

  谢资政富公再以近诗见寄

  惟公之所存,致后恊二典,当入相天子,贤业遂大展,万类随坏陶,四时无盭舛,如何守一藩,疢甚斥和扁,遂令康济功,鬱抑未恢显,寄懐吟咏间,唯以道自遣,公才如河源,浑浑日东演,洪涛奔巨海,万里纵倾巻,小哉西北流,孰可议深浅,公思如天匠,春物归裁剸,珍丛与竒葩,万态极婉娈,一一得天真,仿象困雕剪,河源无时穷,天匠非世辨,胡为每成编,遂以贶罢輭,裸壌本无知,安足道文冕,俚耳固不通,乌用奏姑洗,我实知公心,爱我久益腆,诱我进学勤,要在纳诸善,我素荷公徳,公教敢不践,讽诵复宗师,夙夜以自勉。

稚圭:彦国你很棒棒哦。你是爱我才教育我的我知道,我一定好好学习好好写诗好好做人。
彦国:人后面是不是漏了个渣字。

离并州至晋祠次韵荅宣徽富公
  公名杰出天下贤,终身师慕常颛颛,十年一靣数日别,行行不忍移归軿,刚膓出泪收还注,感公知己难违去,黄昏病作宿荒城,离绪不堪纷似雨。

貌似是稚圭离并州,然后彦国接任。

  涂次荅宣徽富公书意

  临并逾二朞,病慼居其半,虽以志自勉,精识柰耗乱,故于一道事,十六七不干,贪权莫即辞,罪大孰可逭,纳节求本邦,所幸脱诛窜,君仁恻至诚,亟俾贤者换,与公同心人,金固其利断,安然解印归,万喜无一惋,为别信宿来,书日慰愚懦,张瑟久不调,易调犹未断,非才辱公知,处道诚一贯,至于措置间,在理有殊判,不当牵以私,经画误逺,愿公新政条,布若星日灿,害邉者刬除,垢俗者涤浣,使兹全晋民,比屋竞耸观,仆逺闻公为,省过安敢惮,虽有好事徒,议论恶得间。

无论是生病还是怎样,都不忘记给彦国回信。嗯。

贺观文富公迁职

  秘殿班崇极迩聨,九重思旧及髙贤,虽知荣宠公非乐,且喜孤忠帝尚怜,惠物袴襦聊一境,得时霖雨即敷天,万方翘首臯防入,待见唐虞致治年。

次韵谢宫师杜公惠诗庆富公为代

  彦国贤推不世竒,两谐交政辱公诗,如襃事契诚多幸,欲并才名敢固辞,踈傅退来光汉史,周公归已静淮夷【彦国今已入相】,湏知病守荣非浅,日对乡枌拥郡麾。

附小故事:

有仇生者,少与富郑公善,后以失欢,游于韩公之门。未几,韩、富不协,迁怒仇,谓背有所短也。及魏公卒,富公至不往吊,且欲甘心于仇。或谓仇,须面诣谢,仇曰:“刺骨之恨,岂送面可消。但富公正人,韩公君子,短正人于君子之前,能不入于妒妇之条乎?”富公闻之释然。枫窗小牍

富•傲娇别扭小公举•彦国。

稚圭:彦国,为了答谢你的爱意也为了表达我的爱意,我决定把太后的帘子拆了送你,嘘——这是个惊喜。
彦国:………………。怨妇的凝视.jpg

评论(6)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