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柳君

是粮都吃,热爱妖魔鬼怪,立志以脑洞吞山河。
别怕,我是正经人。
骗你的。

红绿灯[十八]

摩托车在路上飞驰发出巨大的噪声,邵雍觉得自己从头皮到脚趾都已经快没感觉了,他庆幸晏琚不是电视剧里演的那种坏事的女主角,说不要跟来还非赶来添乱,不然他现在也不能这样放飞自我。

他们见到了富弼的鬼魂,对方还十分贴心的让雾霾遮住了自己的样子,虽然邵雍其实不怕看烧死的尸体,只要他知道对面那位是富彦国。

然而半吊子和新魂的交流障碍重重,富弼不能理解邵雍说的大多数话,邵雍也只听得懂富弼说的少数几个残词断句,其中有一个词现在就在邵雍脑袋里以发动机的轰鸣为背景音乐一遍遍回响。

为虎作伥。

为虎作伥。

那些鬼魂游荡在山林里,被恶虎禁锢不得解脱,与虎为奴,诱窃夺杀鲜活的生命。

邵雍看了看手表,快十二点了,他无法知道当他赶到文彦博在的地方会见到什么,他只希望老天爷放任恶鬼造孽这么些回之后能给他一点反击的机会。

包拯和文彦博商量好在外围照应,他远远就看见有个不要命的家伙冲过来了,虽然他不明白为什么邵雍过他身边的时候脸上的表情那么的……谢天谢地。

邵雍是在上楼的时候遇见文彦博的,他的额角上有未凝住的血迹,而右手除拇指之外都还在滴血。

“宽夫!现在是怎么个情况?”

顾不得太多,邵雍硬是拦住了逃跑似的文彦博,但明显后劲不足,随后就被文彦博拽着继续跑,“不对!伥鬼正面伤人的力量根本不足!你加上韩稚圭还搞成这个样子?”

“我怎么知道……大概我是不擅长打架那一类人……”总算看见楼下的路灯了,文彦博才松开邵雍,气喘吁吁地回答他的问题,接着又问:“你确定,恶鬼,只有一个?”

邵雍呆立当场。

的确,富弼只说了为虎作伥,他还真的不知道是不是只有一个。

“那……韩稚圭……还有欧阳永叔现在……”

文彦博没有立刻回答他,缓了一会,又盯着自己的手上四道深深的刀伤盯了好半天,“不知道,如果你有十足把握你可以自己去看……恶鬼相残。”

邵雍犹豫了片刻,气还没顺过来,把包里剩下的四张符抽出来,扔了包就杀上楼了。

即使他不知道欧阳修住几层几号,愈发浓烈的血腥味也能让他准确找到地点所在,在距离大开的门还有四五级阶梯的时候,邵雍停下来,咬破手指飞快地在四张符上各添了几道,挥手念咒将它们一股脑全部推了出去。

片刻的死寂。

邵雍的精神已经紧张到了极点,这是它最后的几招,如果没有用,又真如文彦博所说的有恶鬼相残,那他大概是不能活着回去了。

接着他听到一声凄厉嘹亮的惨嚎,像是离群的困兽望见了被断掉的最后一条路。

韩琦的哑嗓子是嚎不出来的,只有可能是欧阳修或者伥鬼。

也许他赢了?

大概是赢了。

邵雍站在门口看着满屋狼藉这样想,他看到的除了大片大片的血,还有欧阳修尸体的喉咙上新鲜的刀口。

韩琦手里拿着水果刀,一脸漠然,发觉到邵雍的存在,他转头看过去,配上一身凌乱的血渍,倒更像恶鬼一些,可是邵雍明确感受到韩琦身上只有两种气息,活人的气,和杀气。

水果刀擦着邵雍的脸飞出门外,一时间只能听见它滚落楼梯又落到楼底的清脆声响。

“……韩稚圭?”

“嗯。”出乎意料的冷静回答,“我杀的。”

没等邵雍说第二句,韩琦又自顾自地接着自己的话开始平静如同死人的心电图般的叙述:“永叔是它杀的,师鲁是它杀的,圣俞是它杀的,忠彦也是。”

“这回永叔是我杀的。”

“去吧。”

“……呃不是,你等等!去哪?”

“让希仁上来吧,杀人偿命。”

韩琦说完这些,回到尸体旁边坐下,再也不看邵雍一眼。

凌晨三点了,包拯想着,瞥了几下墙上的挂钟,昨天的这时候他看见的是尸体。

而现在,他还在熬夜整理他对于案情的报告。

对外,不过是添了一件故意杀人案而已,凶手韩琦已经投案自首,死者欧阳修似乎也能安息了。

至于伥鬼,邵雍说那是伥鬼,不过不是为虎作伥的那种,这只恶鬼曾经惨死于车祸,残存人世间的恶意在用尽手段让行人和它一样死去。

这就是为什么除了范仲淹,其他几个都和车祸挂钩。

范仲淹是最大的变数,他的心脏病和鬼怪无关,如果不是他的死亡彻底打破了节奏,如果不是伥鬼选了欧阳修作为寄主,那事情又是另一个样子。

据文彦博说,他所言恶鬼相残是指韩琦知道伥鬼的寄生身份之后,竟然二话不说就下了杀手,他当时并不相信一个从未和杀人有什么联系的现代人类会有那么重的血腥气。

韩琦说了他能说的,包括后来那声惨嚎,是邵雍的纸符在欧阳修身边划过之后,欧阳修便直接拽过他的手割了自己的喉咙。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韩忠彦本来不用死,只不过他能看见范仲淹的鬼魂,而亡灵当时正要告诉他真相。

包拯使劲晃了晃脑袋,又用冰凉的手指揉了揉太阳穴,端起茶杯喝了口浓茶。

很奇怪,就算把这些断断续续的事情努力串成了连续的一段,他还是觉得其中有什么不对。

只不过,鬼神之事,悄然开始,它要悄然结束凡俗子们似乎也拦不住。

包拯走到窗前,掀开窗帘的一侧朝窗外看,浓墨似的夜色里流动着凛冽的雾气。

后来,崔小仙断掉了她和国内的几乎所有联系,去了欧洲。

晏琚面无表情地接受那些对于富弼在那场事故中救人的英雄事迹的赞誉,几次邵雍都看见她忍不住扯了扯嘴角。

昔日的同学们悄悄地议论着这群人如今的处境,半是幸灾乐祸地假惺惺说着天道无常。

那个路口再没出过事故。

邵雍对于公交车还是有深到骨子里的抗拒,这使他必须得做些什么来分散注意力才能忍住一阵阵的恶心。他点开和文彦博的聊天框,打算和他唠嗑。

没等他挑起话题,文彦博的消息倒是先到了。

“你之前那四张纸下去,永叔就彻底和他几位朋友的魂魄说再见了。他最后的一点残存也被你打碎了。”

啊?

“人用水果刀能杀死伥鬼,你信了?”

不,不对。

邵雍猛地站起来,公交车一个急转弯把他直接摔到了地上,手机跌到远处,只听见振动却看不见屏幕。

“为虎作伥,虎在哪,你问过吗?”

END

bot.默默拔起自己的flag。
默默顶着绘图板跑走。
其实那个鬼路口就在我们学校出去到斜对面综合体的路上,即使是学城建的也实在搞不懂那里红绿灯的套路,后来我才知道那个灯是真的错了[手动笑哭]
但愿我不要给自己招来什么奇怪的东西才好。
大概有番外,嗯。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