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柳君

是粮都吃,热爱妖魔鬼怪,立志以脑洞吞山河。
别怕,我是正经人。
骗你的。

红绿灯[十四]

因为老师说这次数学一百二十以下的全部留堂补做一份卷子才能走,不幸考了一百一十九的韩忠彦同学只好默默地看着一百三十一的前桌章惇收拾书包满脸嘲讽地从他面前走过。

如果那道选择题没涂错他肯定不用留校到这么晚。

韩忠彦边低头闷闷地走路边用力跺了几脚自己的影子愤愤地想着。

晚饭时间路上有些荒凉,来往的人很少,韩忠彦苦恼于分数的同时也感到了一丝害怕,当他在稀稀落落的过路人中看见迎面朝他走来的范仲淹时,再次加快脚步走近并露出一个乖巧的笑:“范叔叔好。”

范仲淹点点头,笑得有些苍白无力。

见范仲淹停步,韩忠彦也站住了,他记得范仲淹既不住在这附近,日常活动也不需要路过这一带,“那个……范叔叔你是要找我爹?”

范仲淹再次点点头,但就是不说话。暖黄色路灯随着天色暗下去渐渐显得亮了,韩忠彦觉得此情此景略有古怪,总有种灯光已经穿透范仲淹的错觉。他挠挠头准备继续走回家的路,“他应该已经回来了,一起走吧?”

然范仲淹依旧没有说话,他这样沉默不语的跟随只让韩忠彦刚才的欣喜被掐灭,取而代之的是背后猛窜上来的一股凉意。

他发现范仲淹没有影子。

路人投来的奇怪的眼神更添了三分诡异。

天色又暗了一层,韩忠彦一拽书包左踏一步头也不回地往家里跑。

范仲淹站在原地木木地看向狂奔离开的少年的背影,突然眼神变了变,僵在那儿不动了。

因为人少而肆无忌惮骑上路的摩托车带着刻意为之的轰鸣声从路口冲了出来。

似乎是没有看见正跑过路口的少年。

范仲淹转动脖子把视线转向另一边,直直盯着马路对面。

摩托车侧翻和地面摩擦的声音尖锐刺耳,一声闷响之后在路上拉得很长很长。

评论(3)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