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柳君

是粮都吃,热爱妖魔鬼怪,立志以脑洞吞山河。
别怕,我是正经人。
骗你的。

红绿灯[十一]

毫不犹豫挂掉文彦博的电话,这人整天就不知道在想什么。

韩琦和文彦博说了假话,他暂时不打算告诉欧阳修说梅尧臣已经死了,什么时候这个谎被拆穿什么时候算事儿,他到时就说突然改变主意了谁又奈何得了他?

如果欧阳修打电话去问,包拯什么态度他还不知道,可以一试。

如果包拯如实相告,那这个盟友做不得,于情于理都做不得。

如果包拯迅速反应过来而和韩琦统一口径,要么他是不忍欧阳修伤心跳楼,要么他猜到了韩琦的用意,要么他们那边就的确是在怀疑欧阳修了。

至于欧阳修这边,韩琦也不打算先把他放走,如果和欧阳修有关,拖住不发,就一定有破绽。

现在他要想的事情仍然很多,第一个如果被拆穿他要怎么同时应付两方,第二个怎么搞定这个可能是炸弹的欧阳修,第三个如何自保,连着三起车祸,相信是巧合的都是傻子。

待韩琦打完电话回到客厅,欧阳修的眼神里又有了期待,但一望见韩琦满脸的漠然,光芒瞬间黯淡到几近消失,“什么都没有对吧?”

“嗯。”韩琦挨着欧阳修坐下,看他拨弄沙发靠垫上的绒毛,“你能有办法?”

“……没有。”

“那就好好在这待着。”

这时韩琦抬头看到墙上的挂钟显示的时间,按理说韩忠彦和他妻子过会就该回来了,他反倒有点担心这两个毫不知情的人。

“我在你家待着?”欧阳修惊讶了,“我?稚圭你是不是打算把我软禁啊你不能这样!”

“我不会相信你一旦出了这个门会安安稳稳在自己家等消息。”

一句话噎回去。

“你……你信不信我从三楼跳下去!”

“门锁死了。”

“那二楼就是了!”

韩琦好笑地偏头瞅着欧阳修,“你不等圣俞的消息啦?”

再次一句话噎回去。

都是梅圣俞,呵呵。

欧阳修于是继续咸鱼一样抱着靠垫躺在沙发上生无可恋。

“乖乖听话就行。”韩琦任由欧阳修去了,抱来笔记本在一旁处理他的公事。

当晚韩琦家比往常闹腾,如果说欧阳修和韩忠彦抢盘子里的玉米粒也就算了,他还企图改掉韩忠彦写的作文,理由是一点都不生动要加句子。

“忠彦,你可以揍他,我不管你。”

韩忠彦看了看欧阳修,又看了看韩琦,默默把房门反锁了。

明明今天老师布置了特别多的作业,还被老爹的智障朋友干扰,韩忠彦的心很累。

哪有时间揍他,数学英语生物都没写啊!

到了半夜快两点了韩忠彦才把今天的作业写完,他迷迷糊糊地关了自己房间的灯,蒙了被子就睡。

门外什么动静都没有,但门缝里的确隐约有光透进来。

评论(3)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