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柳君

是粮都吃,热爱妖魔鬼怪,立志以脑洞吞山河。
别怕,我是正经人。
骗你的。

红绿灯[九]

梅尧臣失踪了。

他最后的痕迹是尹洙出事那天下午,他给别人回复说他先有事,晚上回来更新他的小说。

既然是晚上回来应该不会走太远。

文彦博这么说的时候,韩琦给了他一个不屑的眼神,“他只是想拖稿而已。”

“……你又凭什么这么说?”

“很简单啊,晏老师你来说。”

晏殊略有些尴尬地干咳几声,“经常有写手这样说,上次还有个半年前说去秋游了然后现在也没更文的。”

“啊真的是这样。”包拯说着调出了更往前的信息,这不是梅尧臣第一次找理由拖稿了。

“等等。”晏殊对韩琦开启了诡异的凝视,“我自己也这样所以我知道,你又是……”

“咳……永叔也……”

“啧啧啧你居然看永叔写的那些东西……”

“晏老师,我觉得你没资格说永叔的小说。”

范仲淹一直不参与他们的讨论,这时终于开口了:“也就是说,圣俞就只是关了手机然后找了个地方躲起来了?我们完全没有必要搞这么紧张?”

“不是,希文,那不是你说的吗,永叔告诉你他根本联系不到圣俞,你觉得这正常吗?”

富弼站在范仲淹身旁冷冷地道:“那你们找到的这些就没有任何意义。”

“我先老实说一句。”包拯把屏幕上的窗口一个个关掉,然后转头看围观的众人,“如果真的出事,现在恐怕已经来不及了。”

韩琦又想了一会,“又是车祸?”

“也许。”

闻言,他把那句“这样的话永叔真的要疯掉了”硬生生咽了回去。

文彦博若有所思地用飘渺的眼神看向窗外,午后的阳光穿过窗外的树丛照在白色的瓷砖上,一晃一晃。

欧阳修被韩琦和包拯从半路逮回来暂时锁在韩琦家里了,防止他想不开再去路上找梅尧臣。

一时无话,只有鼠标和键盘上断断续续的敲击声,又过了一会,包拯道:“你们要不还是先回去吧,我一个人光在这弄也弄不出什么花儿来。”

“嗯。”文彦博第一个作出回应,“那我先回去。对了,稚圭你还是要多担心一下永叔。”

毕竟他是我们的头号嫌疑人。

韩琦当然听出了他的言外之意,这回他没有像上次那样果断地反驳,但也没有点头,只是看向了范仲淹,“……其实我也不知道现在拿永叔怎么办。”

“关小黑屋就是了。”晏殊淡定地插嘴。

范仲淹无奈地摊手,“这回是圣俞,他和永叔自打熟识之后就好得恨不得住一起,要我说我也没有办法,只能拜托你担待。”

想来这话不假,韩琦捏紧了手里的车钥匙,“……希仁,那有消息你第一个通知我。”

“无论好坏?”

“无论好坏。”

捕捉到韩琦表情里一闪而过的阴戾气,包拯有点担忧地拿起了电话话筒开始拨号,“好。”

不知道为什么,韩琦一个人坐在车里,总感觉四处的布置都别扭,特别是看玻璃和后视镜的时候,但他目不转睛地多盯一会,这种感觉就消失了。

怪异的陌生感会令人有种深深的恐惧,韩琦把车速放慢行驶在路上,像考驾证时那样小心翼翼,他也不得不小心翼翼。

两个小时后,正当他走进小区庆幸安全到家时,包拯的电话打过来,简单四个字,“车祸,没了。”

完全不如尹洙出事时那般惊讶,韩琦在附近找了个从他家任何位置向外看都看不见的死角里冷静了一段时间,开门的时候已经把一切都掩饰地很好。

“永叔,我们谈谈。”

……画图狗的悲哀,交图周了。昨天脑子死了一天……挣扎着自己的良心还是不能说我有事晚上回来更……。

评论(3)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