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柳君

是粮都吃,热爱妖魔鬼怪,立志以脑洞吞山河。
别怕,我是正经人。
骗你的。

红绿灯[八]

当晚,韩琦,欧阳修,还有范仲淹三个人在医院待了通宵。凌晨四点多的时候,欧阳修坐在韩琦和范仲淹中间悄悄睡着了。

范仲淹披着长衣端着保温杯看了欧阳修一眼,又看向韩琦:“稚圭,你不困啊?”

韩琦摇摇头,从面无表情转为带着浓浓惋惜的苦笑,“我想起以前刚毕业的时候,和师鲁一起混得不容易,几点钟的风景我们都见过……”

范仲淹闻言也是叹息,“师鲁这……刚混出头啊这才。”

“有点冷,我去倒点热水,你要不要?”韩琦似乎不愿意过多去谈论尹洙的死,直接结束了话题。

“帮我把杯子加满吧。”范仲淹也未作过多纠缠,递上了自己的保温杯,“还有……你就没有自己的事吗?”

“等永叔醒了我就走。”

韩琦正要起身却发现欧阳修半实半虚地正攥着他的袖子,只好把杯子又还给范仲淹,“……麻烦你跑一趟了。”

一脸我的确不该待在你俩这儿的范仲淹默默接过杯子,韩琦拿出手机把今早的闹铃取消了,继而靠在长椅背上,这么折腾不困才怪呢。

一个小时后,韩琦惊奇地发现自己居然是被欧阳修摇醒的,欧阳修手里捧着还在冒热气的杯子,“希文给你的水被我喝了,我刚才给你又倒了一杯。”

“……谢谢。”尽管懵,一天没喝水的痛苦还是占了上风,“希文呢?”

“哦,我说我要把你叫醒,然后他点点头就走了,就刚才走的。”

韩琦把纸杯扔进旁边的垃圾篓里,“走吧。”

“走……去哪?”

“各回各家。”

这回欧阳修不干了,脸上是大大的不情愿,“啊?”

“我送你回去,你好好在家里哪里都不许去,明白?”

“……”

“怎么了?”

“没,没什么。”

确认欧阳修关好门后在窗口对韩琦示意完毕后,韩琦总算是觉得稍微舒坦了些,一路上担心疲劳驾驶什么的,也是没有发生,到家时正遇见韩忠彦背着书包去学校。

父子二人毫无内容地对视几眼,韩琦突然久违地温和地笑了,他摸摸韩忠彦的脑袋,“注意安全。”

韩忠彦知道尹洙车祸去世的事情,昨天韩琦也打电话说了他留在医院不回家的原因,于此见老爹这个样子,他却也没有什么可说的,只能乖巧地哦了一句,整了整书包跑开了。

回来的路上,韩琦已经打完请假一天的电话,此时他站在卫生间的镜子前,看着周围熟悉的一切,瞬间有种什么都不想管你们关我毛事都一边去的冲动。

你们这些人……真是想累死我吗?

等等。

他总觉得镜子里有什么不对,好像每一件东西包括他自己都有那么一丢丢别扭,但这回他是真的烦了,迅速将此归结为“镜子看久了会有一种陌生感”,下决心八个小时之内绝对不管这些破事,然后洗澡关门睡觉。

结果没到三个小时,欧阳修一个电话把他直接炸醒,韩琦忍着一肚子怨气,“有,事,吗?”

“我想找圣俞玩,但他手机和电话都打不通……”

“……关机了?”

“手机关机了,电话没人接,我都快打满一百个了……”

“你不能等等吗,说不定他有事没空理你呢?”

“不能!圣俞从来不会不理我!”

韩琦终于忍不了了,阴切切地对欧阳修说:“那我现在不想理你们闹,你也给我打满一百个电话好不好?”

“……嘤稚圭你怎么这样!”

“我快被你折腾死了,你找希文去。哦对,再跟你强调一遍,你不许擅自跑出去找梅圣俞。”

完全不想等欧阳修说话,韩琦一把断了通话,因为之前欧阳修的车祸这个开端,再加上一直没什么交集,在潜意识里他对于梅尧臣是有厌恶情绪的,等了五分钟,欧阳修没有再打电话过来,他又试着拨了梅尧臣的号码,果然如欧阳修所说。

……这样是不是有点过分?

算了,六小时之内不管你们,可以吧?

睡觉。

评论(4)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