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柳君

是粮都吃,热爱妖魔鬼怪,立志以脑洞吞山河。
别怕,我是正经人。
骗你的。

红绿灯[六]

车窗外一次次闪烁而过的是夜晚的灯光,城市的高架路依旧繁忙。

挂掉文彦博打来的第二个电话之后,韩琦突然后悔了。

他这样等于把“有问题”这件事摆到了文彦博面前。真是……该死。

然而文彦博并没有打第三个电话。

旁边欧阳修一直哭唧唧的,大有一种师鲁死了他也想跟着去了的气势。

反省过方才错误的韩琦已经冷静下来,觉得欧阳修就那样只管哭不管灯光的颜色也挺好。

在同一天两次到同一家医院可不是什么愉快的事。

门口等着的是富弼和邵雍,看富弼的表情,文彦博是已经把他所知道的都说出来了。

“彦国。”

“你迟到很久了。”富弼始终保持着微笑,说话不疾不徐,“就等你们俩呢。”

韩琦连拽带抱地把欧阳修送到邵雍面前,“把他看好了,我先去找宽夫。”

欧阳修左手抓着富弼右手抓着邵雍就闹着要去见尹洙,结果就是被他们两个一人钳住一只手拖住了。

“彦国啊你拽个矮子注意点别摔了……”

“你倒是想个办法让他别哭,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和病患家属闹矛盾了。”

邵雍耸耸肩,“暂时没有办法。”

富弼又看了一眼已经快哭不出声音的欧阳修,摇摇头继续走。

走廊里,文彦博一身白还没脱,旁边是同样白大褂的范仲淹和晏殊,只有韩琦穿着黑色长风衣,显得十分违和。

“师鲁他……”

“当场死亡。”范仲淹直接说。

“知道了,肇事司机找到没?”

说话的是晏殊,“找到了,叫刘沪。”

韩琦已经察觉到气氛的不对,这时候文彦博终于说话了,“发生什么了,说吧。”

在韩琦沉默的时候,富弼和邵雍总算是把欧阳修押到场了。

真是毫秒不差啊你们。

邵雍来来回回扫了他们四个好几眼,依旧拽住欧阳修不松手,明知故问四个字就快写到脸上,“厉害啊,你们这么快就解决了?”

“没呢。”文彦博笑了笑,“有人就是不肯说。”

韩琦突然冷哼一声,转而看向范仲淹,“希文,你们非要找到医院来解决吗?”

“我们本意是叫你和永叔来……看看师鲁的。”范仲淹沉声道,“但你一迟迟不到,二不接电话。你让我们什么都不想吗?”

“如果我说你们想多了你们信吗?”

这时候晏殊比了个手势制止了刚想说话的富弼,径直到欧阳修面前,蹲下来盯着他的眼睛,“永叔,他不说,你说?”

“……我要找师鲁!”欧阳修根本不理他,开口又是带着哭腔,“我没见最后一面呢我要见师鲁!”

“可是,师鲁已经不在了,他不会理你的。”晏殊的语气凉凉的,配着他惨淡的白衣和周围惨淡的灯光,有点阴森,“如今逝者尸骨未寒,若是你们有所隐瞒,你想想这好吗?”

“嘤嘤我不管红灯绿灯,车祸嘛!我怎么知道到底怎么回事!我不要你们管啦!”

“那你可想好喽,尹师鲁的亲属都没走,现在我们还什么都没告诉他们,你这个样子的话……说出去你猜他们会怎么想?”

欧阳修愣住了,看向一直隐隐透着杀气的韩琦,对方面上依旧挂着冷笑,与文彦博一样,“你去说啊,我看看你有什么可以拿出来说的。”

“韩稚圭,没想你是这等人。”

“我和永叔也是受害者,我只是希望你们也能尊重一下我们的情况。”

“喔!懂了。”邵雍拽着欧阳修来到韩琦面前,“你的意思是好好谈才是可能的?”

“至少今天,现在,不合适。”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