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柳君

是粮都吃,热爱妖魔鬼怪,立志以脑洞吞山河。
别怕,我是正经人。
骗你的。

红绿灯[五]

“到家啦!”

打开门的时候,欧阳修欢呼一声然后就跑进屋里这里看看那里瞧瞧。

一层灰。

韩琦看了看自己袖子上落的灰尘,关上门后按顺序从客厅厨房到卧室都走了一遭,无一例外整个屋子里都蒙了一层灰,像是有段时间没人住过了,明明三天前他是雇人来打扫过的,再马虎也不至于此吧?

书房里二人相遇,欧阳修拽住窗帘用力往两边一拉,阳光照在他身上,同时也能看见四处漫漫飞舞的细细颗粒。满地满柜的书包围着少得可怜的几处立足点和墙角一台电脑。

“永叔,你的书上落的都是灰。”韩琦试探地说了一句。

“嗯是啊不是说打扫过了嘛……”欧阳修兴奋的表情瞬间黯了不少,“哦对了,稚圭你刚才说等我到家再说是吧?”

韩琦点点头,“去客厅。”

“不好,我想先把这儿打扫了……”说着欧阳修环顾房间里的书,“没想他们这么招灰啊。”

“好吧,你去把抹布扫帚这些拿过来。”

“诶好,边擦灰边说吗?”

“你别添乱,我来一会就好。”

毕竟你家真是不大。

忙完坐下的时候,韩琦都不太舍得把外套穿上,他感觉自己已经一身都沾了灰尘,不知何处拍起。

欧阳修则是在这个空当里烧水泡了一壶红茶,而且似乎还一不小心放多了,味道有点浓,带着水汽的茶香飘起来,却丝毫温暖不了韩琦的心情。

“好了,说吧。”

“永叔,我告诉你一件事,一路来你看到的红灯,其实都是绿灯,而你看到的绿灯其实都是红灯。”

欧阳修眨眨眼表示不理解。

“你似乎分不清红绿灯。”

“怎么可能!”这回欧阳修听懂了,急于争辩以至于放下杯子的动作过大差点把瓷杯摔了,“以前体检的时候我没有问题啊!”

韩琦沉默片刻,指着墙上的挂历问:“那你现在告诉我,这幅画里左数第五个方块是什么颜色的?”

“红色啊。”

那是一幅彩绘的平面构成图,一幅抽象的各种线条和方块图。

“那第三个方块,从上往下数第二条粗线。”

“第三个方块是蓝色,线是绿色。”

完全正确。

这就不太好了,不是色盲啊。

“……你准备怎么办?”韩琦突然问,“继续开玩笑吗?”

闻言,欧阳修愣了好一会,语气十分委屈,“我没跟你开玩笑……我那天真的看到就是绿灯……”

“你不知道看其他路的车辆吗?”

“我又不是学道路交通的……”

“路上车没停你看不出来?”

“……我以为他们马上就会停的……再说了,我要必要拿命开玩笑吗?”

也对。

会不会是精神病了?认知障碍吗?

似乎只有这个解释。

熬夜写网络小说写坏了?

韩琦不知道该怎么把这个话题继续下去了,面前的欧阳修还是委屈的样子,低头喝茶,小声嘀咕着什么。

这时韩琦的手机响了,他正想着感谢这个打破尴尬的人,然而……屏幕上显示,文彦博。

犹豫片刻他还是按下了接听,“说。”

电话那头,文彦博的话语简明扼要,字字千钧。

“尹师鲁去世了。”

“车祸。”

“就在永叔出事的那个路口。”

“你看看?”

看你个头。

“我知道了。”韩琦的嗓音此刻听起来更加沙哑,“我等会回你。”

任文彦博连着三声“喂喂喂?”,韩琦不再多说一句,挂断了电话。

欧阳修抬起头看向周身已经开始有不明气场环绕的韩琦,小心翼翼问:“怎,怎么了?”

“你的运气真的比师鲁好太多。”

评论(3)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