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柳君

是粮都吃,热爱妖魔鬼怪,立志以脑洞吞山河。
别怕,我是正经人。
骗你的。

红绿灯[四]

发烧是从两天前的中午开始的,韩琦本来以为事发当天他会因为淋雨而感冒,但是他为此做的准备却是延期到了那时,虽然……除了低烧并没有其他感冒症状。他还开过自己的玩笑,如果去医院,只要他一开口说出发烧的症状,医生十有八九会认定他感冒了。

尽管如此,拖着也不是个办法,就在这次探望欧阳修的第二天,韩琦发现烧退了。

这下他也不好说欧阳修带来的究竟是好远还是霉运了。

之后的日子,除了有个姓章的同学欺负韩琦他儿子韩忠彦之外,直到欧阳修出院,都没起一丝一毫的风波。

韩琦甚至有时觉得其实就是欧阳修突然脑残发作才把灯看错。

“我开车送你回去。”

“……可是路上堵车诶。”

“堵车比你被撞死好得多。”韩琦不由分说把欧阳修按到副驾驶座位上,想想不放心还给扣了安全带。

“你不如把我塞进箱子里快递回家好了……”

一路上欧阳修几次要求给他活动的自由,韩琦都一脸冷漠回绝了,于是欧阳修唯一的娱乐就只剩下不断切歌,企图制造噪音进行抗议,但没有用。

以前没有特别地去留意,现在看来这座城市的交通情况比平时认为的还要差,大型载重车辆还好些,电瓶车自行车和行人就不守规矩了,常常是几串的汽车等一两个人,他们还看见三辆不理睬红绿灯的公交车。

时停时行了大约快两个小时,都平安无事,这时候已经接近欧阳修住的小区了,韩琦反而越加紧张,还剩最后一个大型路口了。

到达路口,红灯。

欧阳修见快到家了,终于停止了捣乱,安安静静靠在椅背上看着正前方。

没有任何异常。

正当韩琦心里那块石头要落地的时候,欧阳修偏过头问:“为什么这么多车在绿灯的时候都不走啊?”

大石头又极速上升险些到了一个更高的位置。

“你……刚才说什么?”

“啊?我说,为什么绿灯你们都不走啊?”

“永叔,你看清楚。”韩琦指着刚变成绿色的灯,尽量使自己的语气平静,“这才是绿的。”

“现在不是红灯吗?”

“你……”然后就这样没了下文。

一片死寂。

韩琦意识到这时候他应该继续前进了,然而方向盘和油门一个转不动一个踩不动,他终于不再试图掩饰脸上的疑惑和惊慌。

又过了大约半分钟,周遭急促的喇叭声中方向盘和油门都恢复了正常,欧阳修似乎是被韩琦刚才的表情吓到了,一直歪着头盯着他看,双手紧紧抓住安全带。

“稚圭啊,刚才……”

“先送你回去再说。”韩琦的语速明显加快了,“你现在开始,看到红绿灯就告诉我它们的颜色。”

话音未落,欧阳修忽然听见有人喊了他一句,抬头就见路过即将超过他们的公交车上,有人打开窗户正冲他挥手。

“诶!尧夫!”欧阳修趁着自己还看得清邵雍的位置,赶紧挥手回复。

韩琦皱了皱眉,按下按钮把欧阳修旁边的窗户关死了。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