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柳君

是粮都吃,热爱妖魔鬼怪,立志以脑洞吞山河。
别怕,我是正经人。
骗你的。

纯粹是为了暖圈近两个月的脑洞堆积

→_→本咸鱼来祸害人了。
近两个月的一些脑洞,决定放出来造作一下。
基本上都是韩琦的相关x
悄悄说一下,这个其实不全,有毒的都没放。
而且我特别懒,不分类也不写标注,就按照复制粘贴的顺序直接贴过来了反正也没人看。[烟]

天色已经彻底暗下来了,王安石站在门里看向外头不知道什么时候降临的瓢泼大雨,他面无表情地前进几步,细碎冰凉的水滴刮过他的脸上那一道墨水划出的完美的抖线。

王安石也没怎么想就准备穿着短袖冒着秋雨回去,反正穿着长裤。

他突然感到头顶的光线又暗了一些,还未转头便听到一个非常有特色的沙哑的声音,韩琦把伞举在他头上,并把伞柄递到他面前。

“凉快吗?”韩琦虽然这么问,但语气里似乎并没有多少嘲讽的意思。

“还行。”王安石继续面无表情。

韩琦想了片刻,手一松,于是伞就直接盖到王安石的头上,金属伞骨磕在他头顶吭的一声响。

“你那天说谁名字像女孩子来着?”

王安石再举起伞的时候只看见韩琦走在雨中的背影。

第二天,欧阳修在去办公室送假条的路上看见了同样去送假条的司马光。

虽然欧阳修没看清司马光拿的假条上写了什么,但司马光看清了欧阳修那张是给韩琦请的病假。

富弼正用钥匙鼓捣他们寝室那扇报复社会的门,韩琦和欧阳修路过他身后。

“食堂的鱼排比昨天小了……”欧阳修十分不满地抱怨,“这日子还过不过了嘛!”

韩琦瞥了还在鼓捣门的富弼一眼,脚步稍微放慢经过他身后,“没事,你看有的人连门都打不开,日子嘛,过着过着就变成日字了。”

“咔”

门被推开的时候发出闷闷的“吱呀”声,欧阳修抱着他的快递边快步走到自己桌前就兴奋地问三个室友:“谁有刀谁有刀?”

梅尧臣看了看蔡襄。

蔡襄从笔筒里抽出小刀递了过去。

欧阳修迅速划开胶带取出盒子里的杯子,非常开心地笑起来。

韩琦回头看见杯子上的图案,把耳机塞紧把音量调到最大之后默默又转回去继续看书。

这样他就听不见欧阳修那边三个人说的不可描述的东西,毕竟当时梅尧臣和欧阳修两个人定这个图案时讨论的话题让隔壁差点举报了他们。

当然,如果梅尧臣和蔡襄不在的话,他还是很乐意前去一起讨论哲学问题的。

韩琦摘下耳机的时候正好见欧阳修拿着空盒子和杯子起身,“我去把杯子洗干净然后就可以用啦!”

“把盒子上你的地址和号码划掉。”韩琦淡淡地提醒道。

“……啊?”智商已经持续下线的欧阳修还沉浸在不可描述的哲学世界里于是并没有听懂韩琦的话。

“唉,你先去洗杯子吧盒子给我。”

“好的!”欧阳修拿着杯子迅速冲了出去。

韩琦看了看蔡襄。

蔡襄抽出刚放回笔筒的小刀递过去。

“还有你们俩。”韩琦一边低头刮快递单一边道,“你们下次也记得把个人信息都刮了。”

梅尧臣点点头,忍住没对韩琦说“我听你的声音现在就感觉我爷爷在教育我。”

“行了。”韩琦满意地拿起被刮花了的盒子。

就在这时候,欧阳修端着杯子以更快的速度冲进门,正好撞到前去扔垃圾的韩琦,在欧阳修跳开的同时,瓷杯盖与杯身分离,哐当落在韩琦脚边,碎块和碎渣子崩得到处都是。

欧阳修当即哀嚎出声。

“好好好,永叔你快别嚎了,走我们去找扫把!”蔡襄迅速意识到这回说不定真要被隔壁举报了,夺下杯子放在自己桌上,拉起欧阳修就跑,“圣俞你先用我们那把秃毛鸡扫把凑合一下,我们去弄新的!”

韩琦站在原地没动,幽幽地盯着梅尧臣手里那把基本上就剩根棍子的扫把,感到有些心累。

两位追风少年抢劫似的拎着扫把嘭地推开门,看见梅尧臣依旧尴尬地拿着棍子和神色诡异的韩琦干瞪眼。

“……你们,两个。”韩琦的表情已经从“我好心累”变成了“生无可恋”,“可以不要站这么近吗地上都是碎片你们看……”

欧阳修已经拿着扫把开始扫地,梅尧臣十分担心地将目光扫过他的眼镜然后看向蔡襄。

蔡襄干咳几声之后索性看向天花板。

“……看不见吗?”韩琦对自己穿拖鞋的行为感到后悔极了。

“稚圭你不要动啊!”欧阳修用扫把进行着其实并没有什么卵用的扫荡,其实在白色瓷砖地板上的白色碎瓷片他是完全分不清的,他却还弄得特像那么一回事,大风起兮云飞扬。

韩琦已经预见到了自己等会就得去洗澡的未来,“……你轻点行吗?”

欧阳修停顿片刻抬头看了韩琦一眼,更加抱歉地笑了笑:“啊对不起……”

蔡襄觉得这个屋子今天已经彻底废了,他默默拉开门去寻求帮助。

然后他就差点撞上门口还保持着正要敲门的动作的文彦博,脸上还带着意味不明的笑容。

“……咳咳吵到你们了吗?”

文彦博点点头,探身朝屋里看去,“彦国的自动笔笔芯已经断掉好几次了。”

“那个……”蔡襄悄悄指了指欧阳修,然后顺手关上门,推着文彦博回隔壁房间,“见谅见谅哈……”

“哦对了,永叔刚才干嘛呢?”

“扫地啊。”

“……是吗。”

关于昨天那个灵魂互换我自娱自乐的脑洞……
到处浪也没怎么想,先存第一弹。

设定:韩富欧灵魂互相交换。
韩琦→富弼
富弼→欧阳修
欧阳修→韩琦

韩琦最先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因为永叔穷一看就知道],他选择先保持沉默静观其变,临时扮演永叔并不是什么难事。

欧阳修因为蠢而受到关照获得[知情者]外挂一枚。

富弼发现不对以后,第一反应就是觉得有点恶心,同时他开始担心自己原来的躯壳。

以下是外人视角:
富相公一定遇到了什么事,今天喝酒格外多。

朝臣一脸懵,因为他们发现富弼在帮欧阳修而韩琦面无表情不说话。

欧阳修路过韩琦身边,“这样看这张脸倒真是好看。”然后微微一笑,“稚圭意下如何?”

人们普遍觉得欧阳修看富弼的眼神很不对。

晏殊和范仲淹被富弼的小词吓了一跳并开启状态:万顷茫然。

吕氏对韩忠彦小心翼翼地抱怨,你爹好像突然就非常不喜欢我了。

梅尧臣的内心是崩溃的。

文彦博对此并未发表任何意见,他只是啧了一声。

→_→先这么多,其实我自己还没整明白呢……

今天的韩富第二弹。
灵感取自隔壁一声哀嚎。
OOC慎入
OOC慎入
OOC慎入
疑似逆cp

韩琦:富彦国你就是不理我!你不要纯洁的友谊啦!

富弼:……[冷漠]

关于韩琦“又絮耶?”的翻译一些近日收集整理。
直译版:你又絮叨起来了?
稍加润色版:你絮叨个啥呢?
意译版:你能少说两句吗?or 你能干脆点吗?
小说版:娘们似的絮絮叨叨恁个磨叽!

附富弼回答的翻译
直译版:絮算是什么话!
稍加润色版:你怎么能用絮啊!
意译版:你什么意思!
小说版:……韩稚圭你个流氓居然对我开黄腔!

ww吃了刀子要补偿一下自己x

……出……出太阳了Σ(|||▽||| )
兴高采烈来存梗以后用。
声明:po主脑子昨天淋雨进水了,所以po主暂时不为自己的这几个脑洞负责。

韩琦找到了熬夜读书然后随便找个地儿就睡着了的王安石,并默默给他盖了件外衣。
虽然第二天他依旧教育王安石,年轻人要注意形象。
当然,对方并没有理睬你并请你看了他的新作的文章。
对方一辈子都没有理睬你并给你扣了无数个黑帽子。
对方最终也没有理睬你,并送你一首很真诚没有黑的挽诗。
摊上傲娇是不会幸福的。

韩琦很喜欢自己脑袋上簪的那朵大芍药花。
因为有的人就是帅到不需要看气质。

韩琦喜欢富弼是因为,富弼的名字非常具有对称平衡的美感。

又呵曰:“不肯下驴,请官位。”
公举鞭称名曰:“弼。”
卒不知所谓,“C?”

今天没有韩富也没有韩王,来个骑驴被拦路检查的晚年难得卖萌[介甫问号?]小彦国。

为了安利码了韩王的au,大学设定。
以下是片段……

站在图书馆的电脑前,韩琦的内心有点崩溃,王安石握着鼠标正聚精会神地找书,想起王安石那张沾着油的学生卡,尽管他热爱学习,但也不太愿意等王安石走了之后去碰那个鼠标。
与王安石擦肩而过的时候,韩琦终于忍不住对他道:“今年的新生手册上没说让你们注意仪表吗?”
“没看。”王安石面无表情地回复。
到了学生会面试的时候,韩琦看见仪表更加不整的王安石带着一身明显是没洗澡留下的味道在自己面前站住了,他随意瞥了一眼手里的申请表,照片上的梳洗干净了的少年和眼前这位几乎对不上,虽然细看王安石的五官和气质都算不错,但好好的孩子怎么一言不合就不洗澡呢……
而王安石却以一种根本不认识韩琦的眼神看着他,然后平静地开始自我介绍:“我叫王安石,来自……”
“停。”韩琦皱眉抬手打断了王安石的话,“新生手册上没让你们注意仪表吗?”
“没看。”和之前一模一样的回答。
韩琦的面色冷了下来,“出去,下一个。”
王安石没动。
“没听见?”
王安石不说话,一脸的“我就不出去你管我”与韩琦对视,一旁的欧阳修已经感受到了弥散开来的杀气,赶紧过来硬是连推带拽地把韩琦拉到自己的座位上坐好,“那个稚圭啊……咳咳我们换换……嗯。”
韩琦目光阴沉望向前来面试的本来就很紧张的一位女生,女生被他的眼神狠狠噎了一把,一开口就有点结巴。富弼轻轻敲了敲桌子示意韩琦要注意注意,然而并没有什么用,哆嗦着总算介绍完的女生红着脸跑掉了。
另一边,欧阳修听完王安石内容颇为丰富的自我介绍之后,有些歉意地道:“你可以准备笔试了。”
王安石还是没动。
这就很尴尬了,欧阳修用手里的笔不太自然地在桌面上划了几下,“唔……还有别的问题吗?”

“他在哪个部门,我不去。”言罢,王安石便离开了,欧阳修能看出来若是韩琦坐在这,王安石此时的面色不会比他好到哪里去。

评论(5)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