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柳君

是粮都吃,热爱妖魔鬼怪,立志以脑洞吞山河。
别怕,我是正经人。
骗你的。

新言作旧谈【二】

抽签全部结束之后,天色已经基本黑了个彻底,操场四周的灯悉数亮起,更大的一圈之外,各式各样的灯也都亮了,最外围似乎笼着一层雾气,使远处的高楼大厦只剩它直插云霄的光华,众人带着不同的心境竟毫无征兆地突然安静了将近半分钟,直到赵祯说话:“已经抽完了,按顺序来,第一组就有些委屈了,你们……只有二十分钟时间准备,一组过后二组来,然后第三组。”他把双手插在口袋里,退到其他人所聚成的圈子之外,“开始吧。”

富弼抬腕看了一眼手表,大致估计了真正的准备时间因为梅尧臣的存在只有十五分钟最多,果不其然,梅尧臣眨眨眼乐呵呵地看着另外两人:“你俩打算怎么弄?地摊文学怎么样?”

“我没意见啊,速战速决,你不是文院的么?”韩琦无所谓地摊手道,但梅尧臣观出他的眼神里分明有那么三分的赞许,暗叹一句策划部扛把子就是不一样,很有大局观,现在看来他还戏精。

然而在富弼眼里不是这么回事,他总觉得韩琦看梅尧臣的眼神里那三分的不明是威胁,类似于“你懂我意思吧,不懂你就死定了”之类的,他的流氓朋友果然不是浪得虚名。

“那好,就我来想想剧本了?”梅尧臣见进展十分顺利,也就放下……啊不,是升起了一颗搞事的心,“演分手吧?”

不远处的欧阳修宛如心灵感应一般在与同伴商量剧本时抽空和梅尧臣进行了其实并不存在的眼神交流,并迅速表示了对挚友的欣赏之情,然后更加兴致勃勃地转身继续投入战斗。

韩琦瞥一眼已经面露迟疑之色的富弼,皱眉问梅尧臣:“谁和谁?”

梅尧臣满脸已经开始表演的样子答道:“哇哦,你要和我分手?我们爱过吗?”

“哦,没事了,你继续。”

接下来的三分钟里,韩琦看着富弼微妙的表情一直在想他会不会直接退出,而富弼到最后看见梅尧臣的微笑,已经彻底放弃了希望,他虽作风是大家所公认的稳重,办事周到,但对于这种目的在秀戏精程度的表演,他自知是不擅长,非常不擅长,只是如今赵祯既然信任他,那他也不好意思辜负。

“好了好了,听我说听我说!”梅尧臣朝前蹦了一步,“因为要求要狗血,我们来演一个三流小言里的分手。大概剧情就是这样:A和B曾经是一对,但B做了非常对不起A的事情,具体多对不起请你们临场发挥,于是他俩闹离婚,但B不太同意,于是他们商量过后决定去调解节目。”

“停。”韩琦举手打断了梅尧臣的叙述,“那你干什么?”

“诶你听我说完,我当然是主持人啊!”

纵是有心理准备,对自己也很有自信,韩琦还是忍不住抽了抽嘴角:“脱口秀吗?”

“什么脱口秀,这是阿姨最们很喜欢看的肥皂节目好不好,再说了,好演啊,不需要多余布置,非常还原。”

“那行。”事到如今,韩琦也不管富弼此刻是什么感受了,“我A,彦国B,梅圣俞C。”

富弼只能默默低头看了一眼手表:“还有五分钟。”

“呃……”梅尧臣倒是有点惊讶,以他对富弼的印象,他虽然朴实但从不轻易认怂,他都做好了以“因为你的名字所以你是B”为理由来反驳富弼的抗议的准备,没想到他居然就这么任由韩琦决定了角色。

不是很懂你们别的院的人。

“都没意见?”韩琦反而是笑了出来,心里暗笑着富弼果然会以时限以及赵祯布置的任务为重,虽然梅尧臣想的故事比他想象要烂,但无所谓了,“那……彦国,分手?”

“……这话应该我对你说。”富弼忍着尴尬一本正经地试图怼回去。

“搞清楚,是你对不起我。”韩琦双手朝他一摊,笑得如沐春风,“再说你不是有女朋友吗?跟我说分手你还会当真?”

“韩稚圭!”

望着想打他但还是保持修养背过身去的富弼,韩琦拍了拍梅尧臣的肩膀故意说:“圣俞,要不你换剧本吧,我觉得他不行。”

“一组,准备好了吗?”赵祯的声音从他们身后传来,“时间到了哦。”

感受到众人的目光瞬间聚集过来,梅尧臣自信地叉腰大笑三声,也拍了拍韩琦的肩膀,撞破了什么秘密似的神秘兮兮地道:“这样就好,我以前不知道活动部部长还带这种操作的,挺好挺好,回去好好宣传一下。”

文彦博抱臂站在面对富弼的位置,见此情景猜了个大概,略带了些恶意地笑着对富弼说了句“加油”,听得他眉毛又是一跳,不得不睁眼对自己的室友表示了严重的不满。

“好啦,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梅尧臣二话不说进入戏精模式,“欢迎收看我们的晚间调解节目,那么现在,我左手和右手边分别是我们今天的第一组嘉宾,请大家欢迎他们。”

欧阳修和尹洙率先给他们仨鼓了掌,赵祯和文彦博淡然地不紧不慢跟随其后,剩下的人都为自己接下来的表演暗暗捏了一把冷汗。

“请嘉宾先简述情况——”

虽说已经做好了准备,对自己也比较有信心,但此刻和富弼并排站着,正端着一副受害者之姿的韩琦还是开始有那么一些紧张,他迅速瞥了一眼面无表情的富弼,对方眼神淡淡地看了回去,语气低沉还带着七分不耐烦:“你说。”

发觉自己猛然被噎了一把,富弼此时对他的态度正是在学刚开学招新时他对跟他对着干的王安石的态度,有样学样,学得还挺像,韩琦迅速镇定情绪,半垂眸轻声道:“他做决定从来不和我商量,还嫌弃我啰嗦,之前还好点,我不在的时候他才招惹别人,后来好了,我在的时候他也敢了……于是我想还是分了吧,谁都好过。”

“分什么分?”富弼突然转头盯着韩琦,对上视线的瞬间他还是忍不住轻颤了一下双肩,本来提了一口气在胸口打算硬着头皮装恶人欺负他一次,结果韩琦表面上示弱退让但实地里还是怨气的眼神实在和以往形象不搭,富弼的语气下意识就软了一半,“我能解决的事情也不用你来操心了,你还要我什么事都和你商量吗?哦,之前你什么意见都不给我提,这下又来控诉一大堆,你想干嘛?”

“都是家里事你就不能尊重我一下嘛?”

“后来不是都告诉你了吗?你还要我怎么尊重你?”

“什么就你尊重了!”韩琦这会也算豁出去,就差掐尖了嗓子带哭腔,“我没有决定权那这个家还是你一个人吧!”

停顿期间,赵曙倒抽一口冷气的声音清晰可闻。

梅尧臣也有点看不下去了,他怀疑再这样下去以这两个人的敬业还暗地里较劲的态度,韩琦怕是要揪住富弼的领子哭诉家庭八大苦,而且这两个人配合太过默契,剧情狂飙以至于再继续下去他就要反应不过来了,于是梅尧臣伸手挡在他俩之间,忙道:“停一停,双方冷静一点,所以你们的矛盾在于……尊重?”

“哼,他就是发神经。”

“你说谁神经病!”

“停停停停!”梅尧臣举起双手试图把双方刹不住车的戏精气息压下去,他拍了拍富弼的肩膀,“我不得不说,主要错是错在你,夫妻为家重在和,可你一直到刚才都没有把对方太当回事,你解决了外面的问题你可以这么说,但万一解决不了你还会这么说吗?而且这位你要知道,不忠更是不对的啊……”

韩琦本想彻底委屈一下,但还是没能做到控制好自己的面部肌肉,只能抬起手捂着眼低下头不说话,但好歹也算把剧情刹住了车。

“哦,那你怎么不问问他,他又好得到哪里去?”富弼见韩琦终于没能兜住形象,一咬牙摆出一副恶毒轻蔑的模样从鼻子里嗤笑出声,“之前是装傻吗?”

韩琦抬起头,抿紧了嘴唇定定地看富弼看了五秒,一言不发地转身就走,总算是掩饰住了慌不择路的味道。

梅尧臣站在原地,朝赵祯摊手,无奈地笑了笑。

赵祯点点头,“可以结束了。我说几点,第一,你们三个的演技都是还可以的,能把和自己完全不一样的角色演出来……但稚圭和彦国,你们有点抢戏不给圣俞的戏份了。”

富弼扶着梅尧臣的肩膀试图缓过劲来,听赵祯这话也没多反驳什么,语气十分的无力,“剧本大纲是他写的……抱歉,没有发挥好是我们的错。”

“其实开头是稚圭……”梅尧臣附在他耳边小声提醒,“他开头太放飞了……不过很有狗血天赋。”

“所以稚圭原来你平时还看这种节目?”赵祯看着归队的韩琦开了句玩笑。

“哦,我母亲看,我哥有时候也看。”韩琦摆摆手示意他不要再说了,“还有问题吗?”

“第二,我觉得其实你们的大纲也不太行,只关注了狗血却弱化了爱情。”

这时候欧阳修忍不住跳出来插嘴,“我觉得他们还是有爱情的,不过就是太隐晦了,你看彦国都不忠了稚圭也没狠下心闹他的事,只是要分开而已,途中还一直强调的是共同齐家的事情。”

“这不行。”赵祯摇摇头道,“即兴发挥这么隐晦不合适,你们要的是在最短时间最快呈现一个合理的剧情,就算是隐藏的线,永叔你这个说法……我觉得还是牵强了。”

梅尧臣吐了吐舌头:“好吧……那我们可以下了吗?”

“可以,第二组请开始。”


评论(3)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