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柳君

是粮都吃,热爱妖魔鬼怪,立志以脑洞吞山河。
别怕,我是正经人。
骗你的。

新言作旧谈【一】

楔子

今天依然是天水大学的一个平凡的上午,大教室里老师刚刚下课,拔出装着他毫无趣味的PPT的U盘,投影仪把蓝色灯光投在他脸上,眼镜镜片反射着诡异的光。

几位下课就跑仿佛一定要比老师先走的学生在门口被一个矮个子撞了个满怀,小矮子站住之后绕开他们一路冲进教室,把几张纸拍在第一排桌子上,还不忘腾出另一只手来扶眼镜架:“你都不回我消息要我来找你吗?”

“你上课看手机,我不看。”韩琦把解了锁的手机扔给欧阳修,99+的红色气泡表明他说的是实话,“回头我要跟副主席说,下次再动不动艾特全体成员我就打死他。好了,拿来我看看?”

为弘扬传统文化,响应……之后的长长一大段官话套话被欧阳修直接用黑笔划到了底,连着五行的长线,直接敢在通知上这么画,除了欧阳修也没谁了。通知的大致意思就是,要搞什么面向全市的话剧汇演,于是学校布置下了任务要求学生会来负责。

欧阳修的脸上挂着要搞一个大事情的微笑:“我们校史悠久,文化底蕴丰富,当然要演历史剧了——”

“让主席跟我说。”韩琦不买他的帐,“又要开会吧?”

“嗯,晚上六点被点到的部门每个部去两个人,去操场。”

韩琦点点头算是回答了,赵祯把地点定在操场是想干什么他也猜了个大概,拿起书准备走,被欧阳修拉了一把,对方满目希冀地眨眨眼道:“你们部那个姓王的新生你一定要把他带上,我可喜欢他了!”

韩琦给了他一个复杂的眼神。

“我拿我们部的司马君实跟你换?”

“不换,滚。”


到了晚上在操场上集合的时候,韩琦还是把王安石带上了,只不过王安石显然不想和他站在一起。

欧阳修和他那个似乎进错了部门的司马光同学站在一块,也不和谐。同在学生会面试时以和策划部部长公然作对出名的王安石异曲同工,司马光凭在历史系入学第一课跟系主任聊起来并当众背原文而出名。

但王安石还是被赵祯亲自提名扔去了策划部,司马光更是不知道出了什么幺蛾子的岔跟欧阳修去了文艺部。

赵祯来的最早,天气转凉,他加了件宽松的外套,暮色里显得比平日要单薄不少。他带着两个纸盒子,盖上挖了口,一旁的副主席赵曙帮他拿了一个,站在一边的赵曙面上似乎有些不情愿。

等众人到齐之后,赵祯站到他们中央,一手托着纸盒,另一手虚握拳放在嘴边,干咳几声示意大家注意:“今天叫你们来……那个群里的通知你们都看见了吧?我们先内部确定一下,之后还会去找其他人。”

说到通知的时候,韩琦若有若无地朝赵曙投去一瞥,赵曙下意识抱紧了怀里的盒子,更加不情愿了。

“嗯?稚圭你是想和小曙先来吗?”

“……什么?”这回换韩琦懵了,“来什么?”

“抽签吧。”文彦博向前半步插嘴说了一句,面带和煦的微笑,“如果只是抽签定角色没必要来操场,永叔你说是不是抽签现场表演?”

欧阳修眨眨眼露出一个尴尬的微笑,转头去和他的部员司马光说:“我不是故意说漏嘴的……”司马光一脸了然,拍拍他的肩膀,小心翼翼地把欧阳修的脑袋扳回去看赵祯,部长我早就听说你猪队友,不用再说了,文彦博没事乐于把这些无关痛痒的小事拿出来开玩笑他也听说了,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既然你们都知道了,那我就少说几句吧。”赵祯保持着他完美无缺的友善,“是这样的,第一轮现在内部试一试,之前做的事情我觉得你们四个部门表现很好,又作为学生会的成员,你们要起带头作用,所以我先要确保核心的团队没有问题,然后我们定剧本,再选剩下的需要的人。所以,今天你们来两次抽签……永叔你不会都说了吧?”

欧阳修似是含着悔过的泪水正儿八经朝赵祯点了三下头,“我真的不是恶意泄密的,我就是觉得我出的题目特别好。”

一直没说话的富弼和尹洙还有梅尧臣互相看了几眼,不约而同地露出了和方才司马光一样的了然神情,赵祯矜持地苦笑道:“第一轮抽签分组,一共三个组,第二轮抽签选主题,题目是永叔出的,然后你们需要自定剧本即兴表演,那么,开始吧?”话音刚落,欧阳修再也绷不住他的悔过之意,笑得让第一个去抽签的韩琦顿感背后一阵恶寒。

抽签结果出来之后,场面一度变得更加微妙。

第一组,韩琦,富弼,梅尧臣。

第二组,欧阳修,尹洙,赵曙。

第三组,文彦博,司马光,王安石。

“第一组,选代表来抽主题吧。”赵祯走到三人面前,递出纸盒子。韩琦把富弼推去抽签,梅尧臣站在一边围观,富弼刚把纸团打开就在梅尧臣的笑声中感觉血液都凝固了。一组,一段狗血的爱情故事。

二组,一段不允许严肃的武侠故事。

三组,一段不许用血腥来表现的悬疑故事。

欧阳修和他没心没肺的两个搞事之友已经跃跃欲试毫无压力、文彦博和韩琦云淡风轻笑而不语,剩下四个人面色都不太好,司马光看着王安石,王安石抬起右脚在草地上钻圈圈,司马光又去看文彦博……算了,不看了。至于赵曙,想到尹洙的体格和欧阳修的脑回路,他简直想抱着富弼大哭一场。


评论(1)

热度(28)